当前位置:原创论文网>经济学论文>国际贸易论文>

海南与泰国贸易发展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时间:2020-11-03 来源:《海口经济学院》
作者:赵芷冉 钱耀军

  摘    要: 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和“一带一路”合作倡议的政策背景下,海南与东盟贸易往来密切,作为东盟成员国之一的泰国与海南之间贸易合作也得到不断深化发展,双方之间贸易规模逐步扩大,但仍存在一定的问题。本文以海南与泰国2009—2018年外贸进出口数据为依据,从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两个角度着手,分析总结了海南与泰国在贸易总量、贸易商品结构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并从把握政策机遇、加大技术投入、调整商品结构、发挥比较优势和加强物流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提出了促进双边贸易合作发展的对策建议。

  关键词: 贸易合作发展; 海南与泰国; 现状; 对策;

  一、引言

  2010年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正式建立,2013年我国提出“一带一路”合作倡议,在当前政策支撑下,海南与东盟共搭合作之桥、共建贸易之路,东盟逐步成为海南最大的贸易伙伴。海南与东盟的双边贸易对推动海南外贸发展、助力海南自贸港建设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作为东盟成员国之一的泰国,近年来不断深化与海南的贸易合作,双方进出口贸易规模有所增长,但在贸易合作的过程中仍然存在着诸多问题。本文将根据海南与泰国之间的贸易数据,对双方贸易发展的现状以及存在的问题进行分析,并提出了建设性意见,为海南与泰国的贸易合作提供理论参考。

  二、海南和泰国贸易发展现状分析

  (一)货物贸易发展现状分析

  为了更好地分析海南与泰国贸易合作现状,本文采用SITC国际贸易商品分类的方法,把双边贸易分为十大类,其中0到4类属于初级产品,依次为食品及活动物,饮料及烟类,非食用原料(燃料除外),矿物燃料、润滑油及有关原料,以及动、植物油、脂及蜡;5到9类为工业制品,依次为化学品及有关产品、按原料分类的制成品、机械及运输设备、杂项制品和其他商品。本文的数据来源于海口海关、海南省历年统计年鉴。

  1. 货物进出口总额分析。

  海南与泰国货物贸易进出口额在总量上呈波动上升趋势。据海口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海南与泰国双边贸易总额为0.87亿美元,2018年增长至2.5亿美元,十年间增加约1.87倍。但双方进出口总额增长并不稳定,2009—2013年贸易总额逐年上涨,尤其是2013年,海南从泰国进口的第3、5类商品金额大幅增加,使得当年双边贸易总额同比上涨194.22%;但随后在2014年、2016年以及2018年,进出口总额均呈现负增长。从进出口顺差逆差的角度来看,除2009年和2017年以外,海南与泰国货物贸易基本处于贸易逆差状态,不过自2016年起,海南贸易逆差有所缓解,进出口趋于平衡。

  2018年海南省外贸进出口实现了较大增长,进出口总额为127.45亿美元,同比增长22.85%,高出全国平均水平10.31%。其中,出口总额为44.87亿美元,进口总额为82.58亿美元,增幅分别达到2.78%和37.44%。东盟与海南双边贸易金额为30.08亿美元,占同期海南进出口总额的23.60%,是海南最大的贸易伙伴。在东盟十个成员国中,海南与泰国的进出口额位居第五位,为2.5亿美元,占同期海南与东盟贸易总额的8.32%。
 

海南与泰国贸易发展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2. 进出口商品结构分析。

  海南向泰国出口的商品中工业制品占比较大,商品分布较为合理。2009—2018年间,除2016年、2017年外,其他年份的出口商品中工业制品比重均超过79%,其中,2018年工业制品出口占比更是高达96.51%。2016年和2017年初级产品出口占比较高,主要是由于第3类商品的出口额增幅较大。整体来看,海南出口泰国的商品附加值相对较高,结构较为合理。

  海南从泰国进口商品结构方面,中高端产品贸易的比重逐渐增加。2012年以前,海南从泰国进口商品以初级产品为主,2009—2011年其进口额分别占同期进口额的82.09%、81.70%及72.74%。自2012年开始,工业制品进口比重加大,基本保持在48.96%至85.48%区间范围内。

  据海口海关统计数据显示,第2类商品是2009—2012年海南从泰国进口的主要商品,但其比重不断缩小,由2009年的64.30%下降至2012年的43.51%,且在2012年仅比位居第二的第5类商品高3.05%。自2013年开始,第5类商品成为进口额占比最大的商品类别。

  2018年,海南从泰国进口商品额分布较为均衡,初级产品进口额为0.75亿美元,工业制品进口额为0.72亿美元,分别占当期总进口额的51.04%和48.96%。前三大类进口商品依次为第5、0和2类商品,比重分别为33.72%、26%和25.04%。

  (二)服务贸易发展现状分析

  海南省从2016年起即部署开展服务贸易创新试点工作。自2018年习主席宣布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以来,全省更是加大力度,推动服务贸易创新发展。2018年,海南服务业增加值为1095.79亿元,同比增长4.8%,占地区生产总值的56.63%。服务业的发展有效带动了全省服务贸易的增长,自试点工作开展以来,2016年、2017年及2018年海南省服务贸易进出口额增长率分别为18.46%、23.92%及16.84%。其中,2018年全省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为28.69亿美元。

  在海南服务贸易进出口中,传统服务占据主导地位。2018年,进出口额最高的五大行业分别为旅游、运输、其他商业服务、知识产权使用以及加工服务,合计占全省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的95.10%。其中,旅游服务进出口额占全省总额的43.23%。

  近年来,海南与泰国之间的服务贸易得到了稳步发展,以占比最大的旅游服务为例,海南旅游饭店接待泰国游客数量由2009年的3320人次增加至2018年的18495人次,十年间增长了约4.6倍。

  三、海南与泰国贸易发展存在的问题

  (一)货物贸易总量小、波动大

  自海南建省以来,省内经济不断发展,对外贸易规模逐步扩大。但与其他省份相比,海南的经济总量和外贸规模相对较小,2018年全省GDP为4832.05亿元(约730亿美元),在全国排名第28位,全年进出口总额为127.45亿美元,在全国排名第26位。受历史、地域等因素影响,海南省内缺乏大企业,企业竞争力也较弱。2018年,有三家海南企业进入中国对外贸易500强企业名单,分别是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中石化(香港)海南石油有限公司以及海南逸盛石化有限公司,其进出口额合计占全国对外贸易500强企业贸易总额的0.42%。

  海南与泰国的进出口贸易总额虽整体呈现上升趋势,但贸易总量较小,且波动较大。2018年,海南与泰国双边贸易总额2.50亿美元,仅占海南省同期进出口总额的1.96%,其中,从泰国进口1.46亿美元,向泰国出口1.03亿美元。由于海南与泰国的进出口贸易基数小,使得其贸易总量更易受到某一类货物进出口额的影响,从而发生较大幅度的波动。比如,第3、5类商品进口额在2013年分别增加1.53亿美元和1.46亿美元,使得当年贸易总额上涨近2倍;而在2014年,由于第3类商品进口额回落,双边贸易总额大幅下降,同比减少54.48%。

  (二)存在长期的贸易逆差

  2009—2018年期间,海南与泰国之间的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虽整体呈上升趋势,但除2009年和2017年外,其他年份均处于贸易逆差状态,进口额明显高于出口额。这在客观上反映了海南与泰国之间贸易发展不平衡的现状。以2018年进出口数据为例,海南向泰国出口货物1.03亿美元,进口货物1.46亿美元,存在逆差0.43亿美元。而2018年贸易逆差的形成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海南从泰国进口的初级产品金额有所增加,主要包括第0、2类商品;二是第3类商品出口额出现大幅下滑,由2017年的1.39亿美元下降至零出口。长期的贸易逆差将消耗大量的外汇储备,对海南经济造成一定的影响。

  (三)出口商品结构较单一

  海南与泰国进出口贸易规模较小,而且存在出口商品集中度较高、结构较为单一的问题,一旦市场出现波动或主要企业的订单发生变化,出口将会受到较大幅度影响。以2017年和2018年的商品结构为例,2017年,海南向泰国出口货物总额为1.86亿美元,主要为第3类商品,其出口额为1.39亿美元,占比74.75%,比重高于排名第二的第5类商品60.95%;2018年,第3类商品出口额下降为零,虽然第5类商品出口额与上年相比有所增加,但第3类商品出口额大幅下滑,使得2018年海南向泰国出口总规模受到较大冲击,降幅高达44.33%。

  (四)出口产品结构雷同

  据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显示,2018年泰国向全球出口规模最大的商品类别为机电产品,出口额为787.76亿美元,其次为运输设备,出口额为331.17亿美元,第三大类商品为塑料橡胶制品,出口额为302.88亿美元,这三类商品合计占泰国出口总额的56.31%。泰国向中国出口的商品中,排名前三的商品类别依次为塑料橡胶制品、机电产品以及植物产品,出口额分别为82.12亿美元、68.83亿美元和33.03亿美元,合计占泰国对中国出口总额的60.97%。

  根据海口海关公开的海南外贸出口主要商品数据,成品油、机电产品和农产品是2018年海南省前三大出口商品,出口额分别为18.46亿美元、5.29亿美元以及5.07亿美元。

  海南与泰国主要出口产品结构雷同,农产品、机电产品均在出口额中占据较大比重,且海南与泰国同处于热带,受相似的气候条件影响,双方生产的部分农产品品种较为相近,由此可能会增加双方之间的竞争,从而使贸易机会减少。

  (五)物流业发展不够完善

  海南与泰国均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物流发展水平相对较低,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双方贸易发展。海南作为典型的岛屿型经济体,外贸企业的进出口运输主要依赖于水路和航空这两大运输方式。根据海口海关统计数据,2018年海南外贸企业通过水路和航空运输的进出口额分别为80.63亿美元以及42.77亿美元,合计占当期进出口总额的96.82%。海南物流业在近几年得到了快速发展,但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基础设施配套不够完善、物流信息化程度较低等。

  水路方面,海南港口发展起步较晚,现已形成以海口港为首的“四方五港”格局,北部、南部和东部分别为海口港、三亚港和清澜港,西部则为海南主要的深水港——八所港和洋浦港。海南沿海港口总量不足,而且只有八所港和洋浦港两个主要的深水港,深水泊位较少,对大型运输船只的运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从而制约了相关贸易的发展。2018年海南规模以上港口货物吞吐量为17484万吨,占全国总量的1.31%。航空方面,海南现有海口、三亚和琼海三个民用机场,分别坐落于海南岛的北部、南部和东部,泰国位于海南的西南方,但海南西部地区缺乏支线机场,而且国际航线较少,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货物出入海南的成本。

  此外,随着贸易的发展,企业对物流水平的要求逐步提升,传统物流急需向现代物流转型。但海南物流行业还未实现智能化的推广和普及,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物流效率的提升。

  四、促进海南与泰国贸易发展的对策建议

  (一)把握历史机遇,加强贸易合作

  海南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门户,泰国则是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的重要国家,这为双方贸易合作创造了良好的前提条件。2020年是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的开局之年,根据国务院于2020年6月1日公布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的初步发展目标为建立以贸易自由便利和投资自由便利为重点的自由贸易港政策制度体系。海南应抓住这一机遇,在政策上支持企业,一方面鼓励本地企业做大做强,提高企业竞争力;另一方面吸引泰国的优质企业落户海南,促进海南地方经济发展;同时,政府应通过相关政策支持企业“走出去”,扩大与泰国的贸易深度合作。

  (二)加大技术投入,不断缩小贸易逆差

  海南向泰国出口的商品主要为工业制品,但海南工业基础较弱,其2018年工业增加值占全省GDP的比重为22.7%。为减少或消除贸易逆差,海南可从以下两方面采取措施:一是提高对工业制品的科技投入,在引进国外先进技术的同时,鼓励企业进行自主研发,用高档工业制品取代中低档工业制品,提升产品附加值和国际竞争力;二是注重对第0—4类以及第9类产品的开发,加大技术改进力度,打造差异化产品,从而提高产品竞争力,扩大出口,不断缩小贸易逆差。

  (三)优化商品结构,培育多元产业

  根据海南外贸出口数据,成品油、农产品等初级产品出口占比较大,但这并未在海南与泰国双边贸易中得到体现。以第3类商品为例,2016年和2017年海南向泰国出口的该类商品金额较高,为同期第一大类出口商品,但在其他年份,第3类商品出口额极低,甚至为零,这说明泰国对该类商品有进口需求,但由于海南本地企业在该类商品的生产上缺乏竞争力,导致商品出口并不稳定,并对双边贸易产生了较大影响。

  为优化对泰国出口商品结构,海南应利用政策和地域优势,从整体布局,引导产业均衡发展,在保持现有工业制品竞争优势的同时,着力改造升级传统产业,促进成品油、农产品等初级产品规模化、高效化发展,推动出口产业多元化发展。

  (四)发挥比较优势,加强产品互补

  海南与泰国出口产品结构虽具有相似性,但仍存在一定的互补性。统计分析,海南主要出口泰国所需的成品油、以运输工具为主的机电产品、纸与纸板、化工产品、蔬菜等商品,泰国则在龙眼、香蕉、水稻以及橡胶等农作物产品上形成了独特的品牌文化,而且在服装、纸浆等商品出口方面,相对海南具有比较优势。因此,海南可根据双方具体的进出口商品结构,把握存在的差异,淘汰落后产能,重点发展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与泰国形成产品互补。

  (五)加大物流基础设施建设,促进双方贸易互通

  海南应对物流运输节点、路线进行系统性规划,打造物流网络组织,并根据总体规划,加快建设物流交通枢纽、物流园区等各类基础设施,为物流业的发展提供基本保障,促进各个物流节点协同发展。此外,还应充分利用物流信息技术,比如物联网、云计算等,促进物流信息化、智能化,提高物流效率,实现由传统物流向现代物流的转型。

  除打造物流信息网络和物流组织网络外,海南政府还可对配送中心、物流园区等有助于提升物流效率的领域予以补贴,从而降低企业物流成本,提升物流行业国际竞争力。同时,还可鼓励海南物流企业与泰国物流企业合作,共同打造综合运输体系,从而提高物流效率、降低物流成本,推动进出口贸易的发展。

  参考文献

  [1]张雅、李捷:“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与泰国农产品贸易影响因素及潜力研究[J].对外经贸,2018(8).
  [2]刘晓笑:海南外贸进出口现状简析[J].企业改革与管理,2014(23).
  [3]孟妮:海南服务贸易创新发展步入新阶段[N].国际商报,2019-03-29(03).
  [4]海南省商务厅:发挥服务贸易在建设全岛自贸港中的先导作用[J].今日海南,2020(3).
  [5]况昌勋、蔡潇、岳嵬:绿色农业调出泰国香味[N].海南日报,2015-08-03(011).
  [6] 罗霞:海南3家企业上榜[N].海南日报,2019-08-12(001).
  [7]夏天:中泰农产品进出口贸易现状及对策分析[J].广西质量监督导报,2019(11).
  [8]唐杰:海南省港口投资建设优化思考及建议[J].商业经济,2020(4).
  [9]李华、吴海文:自贸区建设背景下海南跨境电商与现代物流协同发展研究[J].物流科技,2020(4).

相关文章推荐